我一直謹記太師父姚從吾(他是吾師當年台大的老師)的史學方法開宗明義兩句真言:「學騎馬要爬到馬上去,學游泳要跳到水裡去」,徒孫不才,倒也知道舉一反三:要瞭解部落格如何運作,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撩下去做做看。暗暗心動已經很久,始終不敢跨出腳步,反省起來就是我對網路世界戒慎恐懼的態度。我不能確知來網站瀏覽的是些什麼人,是抱著何種心態,而開放的網頁人人皆可留言,我就看過有網路小白在Judie的樹窠放肆,也看過Joe的旅行社台陸知青大戰,雖隔著好遠的岸仍看得心驚肉跳。現在想想最先要殲滅的敵人就是自己,在透過網路投射的安全感與世界觀方面,我兒子是我的老師,他純潔無畏天真勇猛,不知比我強多少倍。這就是世代差異啊,我想這應該是我未來《親愛的伯利恆》的首部曲。
 
哥哥嗜下圍棋之後,有天我終於答應替他在我的電腦上連線到台灣圍棋網,跟別人線上下棋。明明就是單方面的操作,先下載,再註冊之類的,我不知為啥緊張得很,終於登入成功,也看到線上的清單,哇,好多人。正轉頭叫哥哥過來,畫面上突然已經跳出一個框框,有人下戰帖了!我第一個反應是拒絕,等我弄清楚狀況嘛!可是哥哥一看到畫面好興奮「我要下!我要下!」他一坐下來,握住滑鼠,立刻就有君臨天下的氣勢,我一旁著急「你會嗎?你知道怎麼按嗎?媽媽不會哦!」他頭也不回,已經下起來了。我站在他身後,有種充實的失落感,孩子真的比媽媽強,還有,這個媽媽是怎麼搞的?緊張個甚麼勁兒?又沒人看得見你!
 
正在我心跳漸漸恢復正常的當兒,他已經下完了一盤(好快!)。螢幕右下方有一個小小對話框,對方很有禮貌地傳來「好棋!謝謝!」他興奮地也要回話,我還來不及阻止(奇怪,他怎麼就自己會了?難不成這八字頭的小孩都是生來就會握滑鼠的?)他已經送出一句啼笑皆非的話「承讓!承讓!」我抱住頭大叫「唉呀你怎麼可以說承讓?你輸耶!好丟臉,快跑!」他天真無邪地轉頭看我「為什麼輸了就不可以說?」我也意識到自己的好笑,跑去哪?跑幹嘛?我也未免太入戲了吧?螢幕上繼續出現邀請他對奕的框框,他呵呵呵地笑了「喲呵!我好受歡迎啊!」瞧他那樣子,我也笑開了!對照他天真的反應、我如臨實境的緊張以及和網路世界裡的真實,真是很好玩的對比。

這一個台灣圍棋網是我幫他取好帳號密碼登入的,使用者名稱是伯利恆,他沒有特別意見。後來聽說有另外一個叫做台灣圍棋的網站,有更多對手,他又躍躍欲試,這回,他要他的命名權了。

「叫伯利恆有什麼不好?」
「沒有啊,可是我想要酷一點的」
「好吧,什麼名字酷?」
「火影忍者」媽媽啪啪啪輸入
「不行,有人用了」
「那叫〤〤〤」(不好意思,是為娘的忘了,反正很卡通)
「不行,也有人用了」
「那叫一張紙好了」
「一張紙,你確定?有沒有搞錯?」
「對啊,我就要叫做一張紙」

我不可思議地輸入,沒人用,當然了,誰會用這種名字啊?他得意了,「你看,我很厲害吧?」

於是,如果你也在台灣圍棋這個網站下圍棋,你就有可能遇到我這個寶貝兒子,一張紙。

過了一陣子,他想必跟棋院的李老師提這件事了,因為李老師說他要叫做兩張紙,其他同學也紛紛認養三到六張紙,他們說他們要成立一個紙的家族,在網站裡廝殺。我的天啊!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