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祝大家2012年新年快樂!!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閒閒沒事(是的,最近很閒),翻看Y寫的舊文:南洋咖哩牛肉,紅蔥油鹹肉拌飯....,那麼生動的文筆勾勒著我們烹飪課學員的笑語面貌;美味的佳餚,間雜著Y細緻的文學觀察.好懷念Y的文章啊!可是Y做菜已經很辛苦,若還要她紀錄實在是太超過!回想起來,我們確實太不成材,白吃白喝,聚完一哄而散,除了記憶,甚麼都沒留下.甚至連記憶也不可靠!為了報答Y的苦心,並擦亮部落格的招牌(以免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我拋磚引玉,紀錄上回的紅蔥油鹹肉拌飯.

   對於上一次做出"相去甚遠"的紅蔥油鹹肉拌飯Y一直耿耿於懷.這次她已做好萬全的準備.我到T家時,看到一堆如小山的切碎紅蔥頭."Y,你流了不少淚吧!"我很內行的問."是啊."T在一旁作證.Y是個細心的人,不論做甚麼都很"幼工".兩大盆的高麗菜與青江菜早已洗淨切成細絲.我看著Y把紅蔥頭用油慢火炒香,盛起,再把自製鹹肉切小丁爆香,放進高麗菜,青江菜,燜一下,放入煮熟的白飯,最後拌入紅蔥頭酥.真的如同歐陽應霽說的:鹹香甜美.紅蔥油有一種無法言說,立即勾魂的香,而肉的鹹味與菜的甘甜平衡得剛好,青江菜尤其不可少,它的清香成功地調節了油膩感.滋味很豐富的一碗菜飯.搭配的是菱角排骨湯.當季的菱角,粉嫩鬆軟,特別清香.

   飯後的甜點是M帶來的美心月餅.去年T吃過之後就念念不忘,能得到她的青睞誠屬不易,因為T不愛甜食.有了T的好評,不熱衷月餅的我也深深期待.月餅被切成小小塊,蘊藉的白蓮蓉裡嵌著油潤的鹹蛋黃,綿密清甜中突顯蛋黃的濃郁鹹香,鹹與甜中和得宜.佐以文華酒店的伯爵紅茶,我吃了一片又一片.以前我對白蓮蓉月餅全無興趣,可這美心的月餅真好吃.美食盈桌,笑語晏晏(可是真糟糕,現在我已經忘記一半了),還有慕名已久的特別佳賓,這提前過的中秋節真是盡興啊!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8300086.JPGP8310099.JPGP8310104.JPGP8310106.JPGP9060251.JPG

   兒子搬進宿舍,我們的小公寓頓時寬敞起來,我的心情也放寬不少.這是我和S獨自在紐約出遊的第一天.朋友在四十幾街的第三大道上上班.為了去跟她借手機,我們坐地鐵到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名副其實.好宏偉寬敞的地方.美國甚麼都大,連車站也不例外.天花板上的畫,華麗的樓梯,透著光的窗戶,古典華貴.連商店餐廳美食廣場都很有格調.出了車站,就是所謂的中城區,高樓林立.走來走去,都可以看到克萊斯勒大樓.美麗的尖頂在眾摩天大樓中獨樹一幟.拿到手機,我攤開地圖,發現市立圖書館就在不遠處,就近前去參觀.這圖書館曾在欲望城市電影裡出現過.那是女主角預定結婚之處.好個不俗的選擇.(雖然電影很俗氣)白色大理石打造的圖書館,跟中央車站一樣大器,雍容中流露著儒雅書香.很有趣的是,我觀察到在圖書館裡的人都在用電腦.,在未來會不會淪為骨董?這該是我見過最有氣質又最親民的圖書館了.

   趕到華盛頓廣場與兒子碰面.他提議吃漢堡.我們在一間裝潢老式的漢堡店吃午餐.天氣好熱,我渴得食欲全無.隨便點了一份雞翅,沾醬又酸又鹹,吃了以後更渴.與兒子分手後我們去NYU書店.電影類的書不少.但我更喜歡不遠處的莎士比亞書店.NYU太商業化,莎士比亞有書卷氣.藝術類的書很多.

   沿著百老匯大道走向聯合廣場.路上看見一間教堂—Grace Church.庭院裡有一個黑色的甕,具古拙美,令人想起濟慈的古希臘甕之頌”.花園清靜平和,雖然圍籬之外就是車水馬龍的街道.紅塵裡的教堂花園,有如沙漠裡的綠洲.走沒幾條街,赫然看到一家書店,門口擺滿書,店招上寫著Strand 18 miles of books.New Used Rare.!這是愛書人的天堂,我記得好像在報上看人寫過這間書店.頗有歷史的老店, 超大的長方形空間,共有三層樓,外加地下室.裡頭販售不少紀念品:杯子,書包,手提袋等等.最有意思的是T,上面印有Lolita, Moby Dick, Lord of Flies等文字,充滿文學氣息.我花一美元買了一本佳士得畫冊.

   在聯合廣場的椅子稍作休息.葛拉默西公園就在不遠處,慢慢踱過去.年輕時很喜歡國語日報出版的一本翻譯小說:愛貓的孩子.作者很鮮活的描寫出紐約的文化與市容.男主角住在東22,離葛拉默西公園很近.這一帶具有歐洲情調,紅磚樓房爬滿綠色藤蔓,小巧精緻的咖啡館,Bistro,日本料理店,wine bar隱身其間,桌椅排到人行道上.優雅高級的氣息很像倫敦的雀爾喜.而葛拉默西公園也像倫敦的某些公園,是私有的.只有附近的居民和葛拉默西公園飯店的住客可進入.公園周遭都是精雕細琢的高級公寓,飯店更是典雅氣派.黑色鐵柵圍起來的公園綠蔭處處,噴泉潺潺,那份清幽靜謐,令人難以相信這是紐約.因為不能進入,遂特別羨慕在裡頭的人.他們或散步或靜坐或看書,好像在另一個世界.

   離開天堂般的葛拉默西公園,又投身到萬丈紅塵.坐公車橫跨幾條大道,改搭地鐵到林肯中心.可惜時值暑假末尾,林肯中心和茱麗亞音樂學院剛好沒有節目.愛利費雪廳的走廊貼出許多過往的海報,非常美麗,展現紐約美術的強勁實力.大都會歌劇院的紀念品店出售之物皆為精品.也有食譜---Opera Lover’s Cook Book.由女高音Renee Fleming作序.圖文並茂,看得我肚子餓了起來.歌劇愛好者多為美食家,何故?大約兩者都是感官的極至吧.

   埋頭猛逛之際,聽到熟悉的花之二重唱.原來牆上播放著歌劇DVD.接著是比才的彩珠者男聲二重唱.我緊盯著螢幕看,再來是聖桑參孫與迪萊拉裡的詠嘆調輕喚我心那是我最鍾愛的曲目之一.忍耐著腳痠,把曲子聽完.大都會歌劇院光是商店就如此吸引人,改天一定要來此看一齣歌劇.廣場上擺滿椅子.晚上有露天的歌劇放映會,戲碼是玫瑰騎士,Fleming領銜主演.免費的節目沒得嫌,但我還是喜歡在歌劇院裡看真槍實彈的表演.感覺大不同啊!

   原本想直奔72街我最喜愛的Fairway超市買菜回家大顯身手.但是因手機之故又跑了一趟格林威治村.再繞到Fairway已經太晚了,人也累了,只好買現成的晚餐:碩大的烤蕈菇,鹽水蝦,鮪魚酪梨壽司.回到公寓配以啤酒,畫下滿足的句點.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4 Fri 2010 13:57
  • 閒扯

   臨時去T,T:”你來得正好,f改改英文吧!”原來f要考英檢,寫了一小段習作.我手拿紅筆,有點心虛.因為,有人說我的英文寫作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前兩天寫信給兒子,S看到,又是拼字又是文法的一一訂正.S天生是做校對的料,甚麼錯誤都逃不過他的法眼.我被糾正也不生氣,他的英文寫得漂亮極了,遣詞用句恰到好處,不像我冗長囉嗦,充滿台味.S下班我告訴他幫f改英文的事,他很不以為然的說應該叫他改才對,又很擔心我改錯了.我說改錯倒不至於,只怕有些錯沒找出來.

   S的英文雖然比我好,可是在文學鑑賞能力上我自認為高他一等.外出回來看他正在讀我從美國買回來的Granta.這是書本形式的文學雜誌,有小說,,報導與攝影.發行多年,水準甚高.我慕名已久,還沒機會閱讀.我熱切地問他,很好看吧?沒想到,他很大牌的說,沒甚麼.為什麼?我追問. “第一篇寫得很空洞,第二篇是詩,可是又像散文,落落長.我正在看第三篇,寫的是賽拉揶佛.”評起來不假辭色,竟有紐約時報書評家的氣勢.更令我驚訝的是,他指指旁邊的Sylvia,說他用心研究了一下作者的遣詞用字,寫得真好,他要學起來.!曾幾何時,他竟對寫作有興趣?我大喜過望的鼓勵他,並且提議他向Granta投稿.既然批評人家寫得不好,何不親自創作?他很務實的說光有文筆沒有內涵是不行的.他缺乏想像力.

   他果然缺乏想像力.他上班的時候,我讀了被他評為很空洞的那篇小說.!寫得太棒了.文學的意味很濃,平凡中散發出感人的氛圍,像一杯香氣飄渺的清茶.餘韻無窮.我雖然沒有創作力,英文也被批為不好,所幸鑑賞力是有的.很奇怪的是S說看不懂或沒意思的小說剛好都是我的摯愛,像石黑一雄的”The Unconsoled” 約翰班維爾的”The Book of Evidence.”屢試不爽.接下來我想讀保羅奧斯特的紐約三部曲”,因為S說那本小說不知所云”.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Sep 18 Sat 2010 17:32
  • Sylvia


   NYU 書店看到一本薄薄的小書.很引人注目的封面:油畫的女子坐像.風格濃烈.女子手夾一根香菸,容貌野性又倔強.很深沉的一張畫.黑色的背景上寫著白字Sylvia.我拿起來,仔細讀了封底介紹,講的是六O年代紐約一對年輕夫妻愛恨交加的生活.我翻看第一頁,文字淺白吸引人.

   這是一本半自傳性質的小說.敘述者是個肄業的文學博士,倦讀之餘回到故鄉紐約.沒多久即與女主角Sylvia相遇,在格林威治村租屋同居,SylviaNYU上學,而男主角則在家寫作.Sylvia天資聰穎,然脾氣執拗到病態的地步.這一對愛侶永無止盡的爭吵,吵到精疲力盡.除了爭吵,還有不可或缺的性.每次激烈的吵架後常以激情的性了結.或者相偕出去看一場電影.男主角的觀點很有趣,他說看電影很像上教堂:隨人潮走進去,找好座位,面對光源,然後進入集體的想像.看完的時候感覺溫馨美好,傷痛療癒.

   作者刻畫出六O年代紐約知識分子的形象:清談,寫作,讀書,聽音樂,吸大麻.他很精準的描繪出時代與紐約的氛圍,以及男主角情感上的傷痛.那樣濃烈痛苦的情感,卻以節制優美的文字淡淡的呈現.在經歷悲劇之後,男主角說:Everything came to me as sensations, not feelings. I had no feelings that I could name. I had no human feelings.至慟無感.讀畢,我在哀愴的餘韻中體會到人的無奈與無助.

   封面的女子油畫很傳神的傳達出Sylvia的個性與書中情侶濃郁熾熱,明暗交織的愛情.畫者是誰?看封底才知是德國畫家Max Beckmann.這名字我認得.在紐約的美術館博物館看畫時,好幾次被深邃入裡的畫作所吸引,一看旁邊的解說牌正是Beckman.我猜他是德國表現派畫家.他們擅長呈現人的靈魂.P9160002.JPG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時候,兒子打電話來,他剛下了課.已經將近兩點,他還是要等我們一起用餐.這幾天,不知是否我們即將離開的關係,他很肯花時間陪我們.很欣慰的搭地鐵到格林威治村與他會合.可能是近廟欺神的關係,才搬進宿舍沒幾天,他已宣稱不喜歡附近的餐廳.英明的我好幾次帶他們父子倆往東村去吃飯.那裏小館子多,亞洲印度中東歐式都有,價錢又便宜.前幾天我們去一家很特殊的小店.菜單上寫著西班牙文,起先以為是西班牙餐廳,進去後才發現是祕魯餐廳.便宜得沒話說,菜色新鮮美味,氣氛又很好.當時就說日後還要來訪.這日三人很有默契的又往那兒走去.

   位於第一大道與第六街轉角的這間小館,裝潢得很樸實.棕褐色的木頭桌椅,牆上有祕魯壁毯,和有點俗麗的圖畫,但感覺很溫暖.我們照例坐在臨走道這一側.因為天氣熱,門窗都拆卸下來,風徐徐吹來,人雖在陰涼的室內,卻有坐在戶外的感覺.對街是一間高雅的印度餐廳,鋪著白桌巾的桌子擺在走道上,小花瓶上有紅色的玫瑰花.

   天氣好熱.我們一面喝著侍者端來的冰水,一面研究菜單.上回我點了一道芫荽雞湯,綠色的湯裡有滿滿的雞肉與稀稀的米粒,感覺很像故鄉的阿憨鹹粥.我是東方胃,出門最愛喝湯.兒子雖宣稱喜愛西式食物,他也很愛湯.這次他點芫荽雞湯,而我的套餐附蔬菜雞湯.我不得不說這小館的湯做得真棒.可這大大的一碗湯一下子就把我們打倒了.幸好接下來的菜份量不多.我吃著久違的魚,S吃海鮮飯,兒子的菜則是馬鈴薯泥玉米粉雞肉與起士的焗烤.下午的時刻,只剩我們一桌客人.暖風薰人,我們邊聊邊吃,聽兒子談他的課,以及昨天新買的一本談伊拉克戰爭的書.這幾日他那麼的乖巧貼心,我幾乎都忘了過去劍拔弩張的時光.晚上我們就要搭機離去,心中頗覺依依不捨,特別是他那麼乖巧.他問:”你們等一下有何計畫?”我說沒有,如果他有其他的事可先行離去.他說他沒事,要多陪陪我們.

   我們閒踱在樹蔭夾道的第六街.我很喜歡東村的氣氛.街兩旁是五層樓高的公寓,一樓都是可愛樸素的小店面,街道安靜少人.這裡比格林威治村更悠閒自在.兒子說想買一件連帽T,於是走到百老匯大道上的NYU Book Store.說是書店,一半以上賣的卻是衣服手提袋文具等物,價錢可不便宜.因為就要離去,難免特別寵愛,他要買衣服就買吧.結果瘦小的他找不到合適的尺寸.他不吵著要其他的東西.突然,他說要留在書店看看書,與我們深深的擁抱.這就是道別了?出我意料之外的快呀!可他肯在同儕絡驛不絕的書店與我們擁抱也出我意料之外.我意猶未盡的與他握手,他卻說:”為什麼要握手?”我只好苦笑.

   走在書店很多,我很喜歡的這一段百老匯大道,心情沒有很大的波動,就像之前幾次我們在校區分手一樣.可是我一直避免往深處細想.我想記住的是東村的陽光樹影街道,以及街角那間祕魯餐廳.我們和剛成年的兒子,在此有很美好的夏日時光.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