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纏綿病榻近兩個月,我忙得焦頭爛額,還要憂慮父親與兒子各別的枝枝節節.雖然已經比從前堅強很多,仍不免有黯淡的時刻.晚上,我照例去父親家裡為他寫下隔日的行程,無非是吃藥,游泳,何時到醫院看母親等等.寫完急著要回家休息.最近以來,我很缺乏自己的時間,到父親家都是不得不去,辦完事匆匆就走了.沒想到,經過電視時瞄了一眼,NHK的電視節目,三個人拿著木吉他自彈自唱,中間的那個歌者下面有字幕:加藤登紀子.我很感興趣,坐下來仔細看.在我小時候,加藤登紀子唱的知床旅情是父親的拿手歌.唱歌的場合,他都是唱這首.當時我不愛日本歌,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反而是幾年前在電視上看到加藤的專輯,很喜歡她那低沉而充滿知性的歌聲與曲目.”她是東大畢業的呢!”父親在一旁說.我不太理睬父親說的話,總覺得他重覆而囉嗦.兀自盯著螢幕,雖有字幕,我卻看不懂,一味沉浸在歌聲裡.父親又開口了,解釋著歌詞:活著就很好,憂傷與快樂輪流著……,只要活著就很好…….,,這次我把父親的話聽進去了.記憶已經嚴重退化的他不知道,他信口翻譯的這幾句話對我有如醍醐灌頂.確實,活著就很好.事情都會解決的,黑暗也會過去.我要感激活著的當下.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