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搭的是早上的飛機,所以我們前一天先到台中公婆家住一晚,以便隔日一早去機場.這個暑假因為忙著母親的病,一次也沒回台中.善良的公婆不但不抱怨,反而來看我們好幾次.這次回去,婆婆早就準備好大顯身手煮一桌好菜.無奈她的金孫真歹飼,”不欣賞阿媽的菜:千篇一律,沒有變化.”更可怕的是,土直的S在電話裡對他媽說:”不用煮了,阿和不喜歡吃你煮的菜.”那樣的口無遮攔讓我不知所措.於是,我們在下了國光號後,由公公載大家到附近一家很好的雅竹小館用餐.所謂的好,是對我們一家三口而言.婆婆可能不以為然,但是她很有風度,任由金孫點了脆皮雞,酸菜白肉鍋以及泰式高麗菜.我們吃得津津有味,兒子尤其讚賞酸菜白肉鍋.婆婆在一旁說:我在家裡有煮香菇雞和雞酒.,如她常說的:天下父母心!即使被批評,拒絕,總還是要照起工去烹煮些什麼,那是她表達情意的唯一管道啊!

   大家都吃得好飽,還打包回家.一到家,婆婆對我說:XX,你來吃一碗雞湯.我的天啊,怎麼有可能!才剛吃飽耶.她攪動著那一鍋湯,裡頭不但有香菇還有巴西蘑菇,看著就很美味.”也許晚一點我肚子餓了再吃.”我擠出這一句話,希望能夠安慰她.桌上的小盤子裡有兩塊圓圓的東西,在昏暗的燈光下看不清楚是什麼,我以為是吃剩的素火腿.婆婆卻說那是他們中午去裕元酒店吃自助餐夾帶回來的紅豆餅.她獻寶似的要我吃吃看.我本來就不愛吃紅豆餅,更何況此時還很飽.反而是檯子上一盒雪花齋綠豆椪讓我深感興趣.”明天我要帶一顆在高鐵上吃.”我高興地預告.婆婆並無喜色.她覺得雪花齋沒什麼,犁記的才好.一會兒,婆婆端出一大盤水果.我向來對婆家的水果沒有興趣,不外乎蘋果,梨子,奇異果.我愛吃酸的水果,如百香果,橘子,鳳梨….,這些東西很少在婆家出現,因為他們怕酸.公公熱心地招呼我吃奇異果.”可是我不喜歡奇異果.”我誠實的說.”奇異果維他命C,很好呀!”公公說.他們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吧.

   隔天一早起來,婆婆早已做好一桌清粥小菜.公公氣定神閒地坐在桌前練毛筆字.他們的生活好健康啊,早睡早起,寫字運動種菜,勤快開朗又樂觀.那是和我完全不同的生活型態.吃完早餐,婆婆還要我吃一碗雞酒.說起雞酒,有一段恩怨情仇.起初,我看婆婆做雞酒,以為是我媽烹煮的那種麻油雞,表現出喜不自勝的模樣.沒想到,中部的雞酒全不是那回事.雖也是以麻油薑片爆香,但是加進去的是自釀的純米酒,也不把酒精燒到揮發,喝起來又油又苦又嗆,完全不是我的菜.但是婆婆只記得我最初的喜形於色,斷定我喜歡,於是每次回去總要煮一鍋,並且要我吃下.我只好意思意思吃幾塊雞肉,喝一點點湯.此時,我完全吃不下.她很遺憾地說:”你呀,不吃白不吃!”

   兩老送我們到高鐵站.兒子因為前一天很累,坐車都在睡覺.到了桃園,一起身他就哀叫一聲慘了.”我緊張地問:”怎麼了?””我的筆電忘了帶,放在阿媽家三樓充電.”S看看手表,立刻打電話請公婆送過來.他們手腳真俐落,二三十分鐘內就搭上高鐵到桃園,然後坐計程車到機場.快遞成功.兒子感激地謝謝阿公阿媽.公公在兒子耳邊不知叮嚀些什麼,婆婆要他保重,我們與兒子深深擁抱後看他走進了海關.生性節儉的兩老要搭客運回去.臨別時,婆婆又從包包裡拿出那兩塊紅豆餅.”讓你在車上吃.”哎呀,這餅真是陰魂不散.我堅持不要:”我不喜歡紅豆餅.””這是大飯店的呢,不是路邊攤ㄋㄟ.”她也很固執.我終究沒有拿.在高鐵上,我愉快地吃著雪花齋的綠豆椪,真美味啊,很後悔只拿一個.想起婆婆堅持要我吃大飯店做的紅豆餅,覺得很好笑.再仔細想,我真不會做人啊.把它收下不就得了,吃不吃是另一回事.畢竟,她總想把她認為最好的東西給我們,就像我也想把我認為最好的東西給兒子一樣.又回到她的那句老話:天下父母心!雖然我不喜歡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但是我完全能體會她的心情.回到台南,又要面對母親棘手的病.憂愁當中,婆婆的盛情格外令我感動.她是我另一個媽媽.我真有福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們的烹飪課 的頭像
我們的烹飪課

MY JACT'S 烹 飪 課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