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帶回來一盒日曬蕃茄乾,我吵著要Y做從黃寶蓮書上看來的沙拉給我們吃.據說,蕃茄乾切細,和野菇在爆香蒜末的橄欖油裡炒過,加紅酒與巴斯米克醋煮一下,配著熟透的酪梨,溫潤甘香,有如一個甜蜜的吻.”那主菜要吃什麼?”Y問道.不愧是主中饋的大廚,立刻考慮到全局.”做你拿手的蛤蜊濃湯好嗎?”我說,加上法國麵包,足夠了.

   烹飪課那一天,我因負有帶來巴斯米克醋與麵包的責任,提前到T,有幸看到Y煮濃湯.她已把蛤蜊湯煮好,挑出蛤肉.我們在長方形的廚房裡,邊聊邊做菜.奇怪,Y怎麼不曾因為聊天而做錯步驟?要我就不能一心二用.她炒香洋蔥,培根,麵粉,加高湯調勻,做成濃湯底.這次的湯,除了該有的馬鈴薯,還加了當季的南瓜.一大鍋的湯,放幾片月桂葉與些許義大利香料,任其在爐火上慢熬,直到馬鈴薯酥軟,南瓜化成泥,倒入濃白的鮮奶,那湯於是帶著淺金的美麗色澤,嚐起來濃淡合宜,清雅中有甘醇的滋味.Y做的菜看似不難,可是我卻很少能複製那樣醇厚的滋味.不知何故?幸虧家人沒有比較過.他們吃著我做的七八分像的菜已經很滿意了.

   當晚在家洗碗時突然閃出一個Y做菜時的畫面.她拿一個裝著白色東西的塑膠袋給T.”那是干貝,切一切.” ,她的湯裡還放鮮干貝,難怪那麼美味.Y給我們吃的菜餚,放了很多的好料,可是她不曾聲張,除非我們特地問.而我們是一群只管吃喝談笑,不曾用功的壞學生.即使我在一旁看,也是邊看邊聊,不曾專心.放干貝一事還是回來才想起的.菜的滋味反映廚師的性格.寬厚實在,雍容大度,這就是Y.在眾人吱吱喳喳高談闊論時,她總含笑傾聽,幽默應對,從不搶話,把機會讓給我們.我們又吃又談,胃與心都得到充分的滿足.難怪,烹飪課停課時我總是悵然若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們的烹飪課 的頭像
我們的烹飪課

MY JACT'S 烹 飪 課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