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幾部電影,不約而同都有片段的宗教時刻.

教父第三集裡Michael在西西里的修道院花園對神父告解.典雅美麗的花園裡,光影交錯,鏡頭移動間,老成的神父輕易就能讓教父口吐真言,流下傷心懊悔的淚,宣洩陳年積壓的情感.宗教,是最深層的心理諮商,而神職人員是最高明的諮商師.

"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遭逢喪夫之痛的賈桂琳甘迺迪背負層層重擔.她只能向神父求援.John Hurt飾演的神父既仁慈又有智慧.賈姬的任何指控與怨言,他都能應對,安慰.

為何上帝帶走他,讓我的孩子沒有父親?”

上帝也讓祂的獨子死在十字架上.”

我告訴你一個喻言:有一個人生來是瞎子……..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而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你是被揀選的.”

在車裡,在河邊散步的對話,神父四兩撥千金.以智慧,以同理心帶來片刻的寬慰.

她的危險遊戲"(Elle),女主角的鄰居Rebecca是虔誠的基督徒.聖誕節她會在庭院布置耶穌誕生的馬槽.

我真喜歡耶穌誕生,這是基督教的開始,”她說.

後來出了事,她要搬家,聖誕雕像也上了車,她對來送別的女主角說故去的丈夫是個好人,只是靈魂飽受折磨.

幸好我有宗教.宗教不就要在這樣的時刻發揮作用?”

很好的結尾.我認為這部電影的重點在於救贖與同理,不在於眾所矚目的異色.所有的犯罪背後都有被錯誤對待的創傷.論及這個層面,便提升了電影的內涵.

"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by Sea),酗酒的母親離家後和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結婚,餐廳的牆上掛著一幅耶穌的畫像.受邀用餐的兒子向叔叔如此形容.

老實寡言的叔叔說:"我們也是基督徒,你知道吧?"

他們並不特別虔誠,但純樸實在的性格仍保有教徒的色彩.這是美國立國的基礎.

凱薩萬歲(Hail Caesar)”裡的電影製作人在好萊屋叱岔風雲,重要時刻卻也常要找神父告解,指點迷津.宗教讓人在萬丈紅塵中仍保有一點良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我們的烹飪課 的頭像
我們的烹飪課

MY JACT'S 烹 飪 課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