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祝大家2012年新年快樂!!
  • Sep 10 Mon 2018 23:16
  • 相遇

 

午後帶爸爸去散步.我有好幾條路線.這日走五妃街.先去吃豆花,再走進南大校園.在阿勃勒樹下,我見到熟識的老太太(但她不認識我),爸爸以日語向她打招呼,他們便很自然地聊了起來.老太太和三幾位比她年輕的歐巴桑每天固定來此唱歌.她有一本日文的世界名歌曲集,以娟秀的字將歌詞抄在白紙上,大家一起唱歌兼學日語.爸爸難得遇到可以"全日語"的對象,暢所欲言.老太太讚美他日語腔調(accent)說得漂亮,又說他歌聲好聽.爸爸顯然很開心.唱歌既快樂又容易度時間.一首接一首:山腰上的家園,山谷裡的燈火,善變的女人,坂上之雲,淚光閃閃,我的太陽,歸來吧蘇連多……"山谷裡的燈火"時爸爸哭了.歌詞是遊子思念母親,但我想他是想念我的母親,他的愛妻吧.父親平日孤寂,備嚐我的冷漠,打壓與數落,此時情感流露,除了思念,也有委屈吧.一個記憶漸失,孤苦伶仃的可憐老人.母親有預言的能力.在病榻上她說:'我死了他會很可憐.”

老太太長父親一歲.穿著得體,妝容美麗,推著一輛可坐可裝東西的三用車(老人的好友,她說)從家裡走來.她是我弟弟的小學老師.她丈夫的著作"番薯仔哀歌"是我每隔一陣子就會拿出來讀一遍的好書.尊嚴,獨立,有內涵,老太太賢伉儷正是這樣的風骨.

DSC_0086.JPG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 08 08

日前在古典音樂台看()賈維指揮Frankfurt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演出馬勒第四號交響曲.很可惜我觀看時已是第四樂章,但是真好聽,真感人.隔日尋出CD,連聽三天,仔細聽進去,好喜歡.馬勒的詼諧曲是一絕.Shostakovich不太一樣.蕭氏有強烈的嘲弄反諷意味,而馬勒則是鬼怪嘉年華式的,突梯,怪誕,趣味,隱隱帶著死亡的陰影.然而,馬勒平靜起來可以那麼的祥和寧靜.雪橇鈴的主題前後呼應,在第四樂章趨向尖銳嚴厲,彷彿淒厲寒冬,與溫柔如春天的歌聲互相交纏,最後柔歌勝了,安安靜靜地結束.跟第三號的結尾一樣,這是馬勒式的勝利.聽了老半天,我終於好奇這歌詞為何?!原來是Heavenly Life.莫怪.艱辛的人世對比寧和的天堂!我聽熟馬勒的一至五號,終究最喜歡這第四號.它不落落長,卻精緻飽滿,自成一個小宇宙.我的這張CD,James Levine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出,非常迷人.

2018 08 16

在古典音樂台看到Kent Nagano談布魯克納第八號,非常感動.他講解分析得很精確,樂曲也很動人.布氏的作品結構精雕細琢,兼顧emotional, intellectual,physicalspiritual.在強大的詰問之後,他沒有給予答案(沒有答案的),而是以三台豎琴製造出教堂的鐘聲,充滿希望的回應.高塔必得建築於穩固的地基之上.創作是一條寂寞的路.得不到同代人的讚賞,布魯克納難免落寞,焦慮.真正成功時,他已經六十八歲.焦慮缺乏自信的本質一直未改.

2018 08 22

交響樂的盛宴!

好久沒有如此密集聽交響樂.先是看了賈維指揮馬勒第四號.連聽好幾天,甚至變成我的搖籃曲.

接著看Kent Nagano講解布拉姆斯第四號,把塵封已久的CD拿出來聽了好幾回.若說布魯克納的作品像河,那布拉姆斯的第四號顯然是山:莊嚴,堅穩,美麗,仰之彌高.

然後,看到巴倫波因指揮布魯克納第五號.布魯克納真的很內斂.他的Scherzo沒有詼諧,也沒有諷刺,而是像躁鬱症一樣忽冷忽熱,忽動忽靜.而第四樂章那樣的冷靜肅穆.巴倫波因的指揮像王公貴族一樣,傲然巡視他的領土,威嚴中有自在的氣度,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

我們的烹飪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